【生活乱炖】有种蔬菜叫香菜

730e0cf3d7ca7bcb9cac5869bc096b63f724a8a5

午饭是一碗凉拌米线,等了10多分钟米线端了上来。

配菜是绿、橙、白厚厚摞一层,分别是黄瓜、胡萝卜、白丝鸡丁,卖相甚是好看,米线半泡在清醋卤汁里,又撒点花生粉,闻起来也有味道。 一些看起来还好,问题是右手边那一撮翠绿,是香菜,对,竟然是香菜。

我一直以为,如果生命种真的有什么“不可承受之重”,那一定就是“有种蔬菜叫香菜”。

我熟练的抄起筷子把香菜挑出来。心想这30多的人吃饭还要挑菜,被小朋友看到不是好榜样,顿时心虚,环顾了下饭店四周,看能不能捕捉到一个无辜的小眼神。但看右手桌的红衣妹子也在四处乱瞅,见我扭过头来,手上筷子也停了下来,尴尬一笑,嗯,桌上是一撮刚挑出来的香菜。

PS:推荐 http://www.zhihu.com/question/28975137/answer/42759538

从南锣鼓巷到后海

北京出差数天,偷闲问桐赫哪适合我这个“伪文青”溜达,桐赫推荐从南锣鼓巷逛到后海酒吧小歇。晚上到南锣鼓巷想尝尝老北京“豆汁儿”,据说这东西不让进商业街,于是脱离队伍钻进小巷子去寻,遇到一位卖冷面的老师傅,特热情的指路,简直就是一段剧情跌宕起伏的评书。

20140602-130643-47203220.jpg

驴肉火烧。在南锣鼓巷北口有一家火烧店,垂着褐色的帘子写上招牌,远看还以为是日本拉面。

20140602-130645-47205385.jpg
“煎饼果子”来一套,“北冰洋”有点像小时候喝的一种瓶装汽水。

对了,“老豆汁儿”第一口下去,卖豆汁的老师傅看我表情就乐了。示意让我先猛灌一口,再喝果然没臭味了。 嗯,仅仅是没臭味了…

豆汁儿算是尝到了,与大队伍会合,后海酒吧走起。
10432068_762596100447580_1438163572_n

题外话
记得读到方文山的一次采访,他指着窗外说:“北京像任何一个大都市一样,有那么多高楼大厦,但老胡同却越来越少,瞧这窗外,真的不再少一栋大厦了。” 就是这样,在这个追梦的时代,我们在心里建设了无数的高楼大厦,远远的看去像是沉重的牢笼,封锁着人们沉溺的喧嚣,真的不再多一分浮躁了。

2013,中秋节,披萨。

中秋节,下班有点晚,没有月饼、没有回家,只好和老婆在必胜客吃披萨,算是“西方的月饼”吧。

闲聊起小时候关于披萨的一件趣事:

小时候我是个肉食动物,挑食不吃蔬菜,颇让母亲头疼。那时候爱看动画片《忍者神龟》(最早的那版),在故事情节设定中,神龟的特点之一就是爱吃“馅饼”。于是我就问母亲:“什么是‘馅饼’,我也想吃”。
结果第二天,餐桌上出现一种夹着荠菜或韭菜等等各种蔬菜的饼,母亲说这就是“馅饼”。在榜样的作用下,我艰难的吃了很多,并表示“味道不错”。

很久很久以后我才知道,当时翻译的“馅饼”,让我吃了很多各种蔬菜的所谓“馅饼”,真身居然是———— 呃,“披萨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