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阅读] 许朝军的产品与禅

读了篇采访,许朝军聊他创业的几个产品与修禅,颇有感悟。
现在常有种错觉,好像人人都是产品经理,“用户体验”就像每年的高考作文命题,每人都能说上两句。夸夸其谈后又没几个人能画上两笔结构,系统整理下思路。
最近刚读完《人类群星闪耀时》写下一段读书笔记:我们常常会感叹历史上那些天才的聪明才智、奇思妙想。而他们唯一共性却是在从无人迹的丛林找到一条通往成功的捷径 —— 那就是艰难而踏实的踩上每一个脚印。
思考、沉淀、探索、锤炼,没点修行又怎么能做的到呢?
——hiheng

禅里面有句话叫“本来如此,应该如此,普遍如此,永恒如此”,许朝军第一次意识到做社交产品就首先要放下自我,去发现大家需要什么。

许朝军解释说:“美国社会是一个椭圆形的结构,你做一个‘给自己用’的产品肯定有市场,是大众产品,但中国是金字塔型,中国的大众生活状态很不一样,单纯做自己喜欢的产品会特别容易小众。做产品千万不要太过于自我,你一自我就会做出特别小众的产品。我十九岁就过上了比较好的生活,我只追求自己喜欢的产品会太过于极端”

许朝军最开始做点点,属于“超我”型产品,满足用户的“音乐”、“时尚”等“超我”需求。产品往往是个人对外界看法的体现,许朝军当年一毕业就进入了比较好的生活状态,做产品太过于自我,以为全天下的人生活状态都和自己一样,最终没多少人买单。

许朝军修禅后认为“自己看到的世界未必是真实的世界”,为自己而做,太过于自我。点点没有做起来,是因为不存在轻博客的需求,例如互联网中“团购”这个市场是存在的,不管过程怎么样,最后总会有一两家存活下来。但轻博客市场在中国非常小,新浪、网易和人人都有做过轻博客,但没有一家能够做得起来,因为没有需求,这和中国整个网民的构成有关系。

做点点时,许朝军太执着于“看到的那个世界”。从点点,啪啪再到乌鸦其实是许朝军个人逐渐打开自己的过程,从一个特别本我的人,开始尝试成为一个“无我”的人。

许朝军开始尝试做大众型的产品,满足大众需求。许朝军认为国外很多产品做得很好,能满足人们的需求,但是关键是看做本地化。例如QQ、百度和微信都是非常成功的本地化产品,关键是利用现有产品找到大众需求的切口。

许朝军意识到中国需要更多“本我”的社交产品,而不是“超我”的,后来的啪啪,正是其思维转变的“果”。啪啪从上线伊始就一炮而红,图片+声音的社交模式也风靡一时。

啪啪目前已经非常稳定,有3000多万用户,依靠广告和虚拟礼物实现了盈利。

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