从南锣鼓巷到后海

北京出差数天,偷闲问桐赫哪适合我这个“伪文青”溜达,桐赫推荐从南锣鼓巷逛到后海酒吧小歇。晚上到南锣鼓巷想尝尝老北京“豆汁儿”,据说这东西不让进商业街,于是脱离队伍钻进小巷子去寻,遇到一位卖冷面的老师傅,特热情的指路,简直就是一段剧情跌宕起伏的评书。

20140602-130643-47203220.jpg

驴肉火烧。在南锣鼓巷北口有一家火烧店,垂着褐色的帘子写上招牌,远看还以为是日本拉面。

20140602-130645-47205385.jpg
“煎饼果子”来一套,“北冰洋”有点像小时候喝的一种瓶装汽水。

对了,“老豆汁儿”第一口下去,卖豆汁的老师傅看我表情就乐了。示意让我先猛灌一口,再喝果然没臭味了。 嗯,仅仅是没臭味了…

豆汁儿算是尝到了,与大队伍会合,后海酒吧走起。
10432068_762596100447580_1438163572_n

题外话
记得读到方文山的一次采访,他指着窗外说:“北京像任何一个大都市一样,有那么多高楼大厦,但老胡同却越来越少,瞧这窗外,真的不再少一栋大厦了。” 就是这样,在这个追梦的时代,我们在心里建设了无数的高楼大厦,远远的看去像是沉重的牢笼,封锁着人们沉溺的喧嚣,真的不再多一分浮躁了。

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