G221

少年时每次站在铁道边听到火车的轰鸣声都非常兴奋,也许是对远方的憧憬,也许是对旅途的期待,很难解释那样想要远离的悸动。

少年时也常因为被动的改变和妥协而懊恼,为没有方向的旅途而不安。

现在,如果我能站在那个少年身边,也许会拍拍他的肩膀:“喂,耐心点,什么都没有改变,你正在属于自己旅途中,一直都在。”

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